Archives for : 童年

第2292天:乙肝疫苗第一针

早上七点就起来,比平时早了一个半小时,带小孩去打乙肝疫苗。出门前喂饱,换好尿不湿,然后丈母娘抱小孩,我背包。

前天和昨天踩过两次点,今天正式抱小孩去打针就比较顺利了。

医院里像我们这样打第一针的比较少,基本上都是打第二针的。

小娃娃从出门到医院都在睡,打针的时候还在睡,在手臂上一针扎下去,开始还没反应过来,过一会针头要抽出来了才哭,哭了几秒又不哭了,继续睡。包里准备的奶粉和尿不湿都没派上用场。

比较折腾的是,卡介苗要去翠苑打。下午打电话过去咨询了一下,卡介苗是要在第二针乙肝疫苗打完之后才能去打,但不要超过 90 天。下一针乙肝疫苗是 9 月底,那么卡介苗就要到十月初再打了。

第2291天:办《接种证》

中午去办接种证。

昨天上午来的时候看到人很多,没想到下午没什么人。我等在门口,一点半开门的时候就两个人。一个是我,另一个是来咨询的。这个人小孩的《接种证》不知道丢哪了,现在要升高中,回来问能不能补办,结果没补到。

《接种证》原来这么重要,入托、入园、入学都要用。

办证倒是很快,就我一个人,一会就办好了。小心翼翼的把《接种证》放进包里,我可不想将来补办。

登新公寓这里只能打乙肝疫苗(明天上午带小孩来打),卡介苗还得到翠苑去打。

第2290天:咨询小孩打疫苗

上周末去古墩路上的文新街道社区医院咨询打疫苗,但是被告知防疫站和社区医院是分开的,防疫站在登新公寓里面。

防疫站的电话很难打通,几乎打不通,反正我打了几天都没打通。

今天上午去跑了一趟,流程是这样的:

1、周一至周五下午(1 点半开门)办卡,办卡时需要带租房协议、出生证明(没有的话要有能证明小孩出生日期的其他证明)、未接种通知单。

2、周一、周二、周四、周五上午 8 点到 11 点打针(周三不打针)。

第2289天:妈回深圳,屌丝团记忆(273) 台球桌告别赛

妈回深圳

两个老人在这里,带小孩的方式不一样,略扭结。

今天送妈去机场,回深圳,过段时间丈母娘回去了,估计妈又得回来,折腾。

妈前段时间和我说,等我需要她了,就再打电话给她。

这话每次想起,我就觉得心里酸酸的。

屌丝团记忆(273) 台球桌告别赛

工位不够,明天下午台球桌就要临时拆掉了,公司决定组织一场“台球桌告别赛”,以组为单位,每个小组派出两名选手(一男一女),今晚 7 点准时开赛,今晚决出前三名,明天中午这三名打循环赛决出冠亚季军。

DSC04254

我“小激动”组获胜后霸气庆祝

DSC04306

参赛人员(缺了eva)

2014-8-26 更新:

今天中午打决赛,最后结果是:

第一届宇宙杯台球赛结束,决赛中三组、五组、六组每组一胜一负,每组都是输一球,赢一球,无胜负,每组奖励 200 元活动经费[鼓掌]。

其实最后的结果是掌握在我组手中,我们只要再下一球,以净胜球的优势就可以稳拿第一,结果本猪一不小心把黑八打进,于是很奇葩的出现了循环赛无胜负的局面…

第2288天:《生娃记》整理完了

不太有时间整理,今天总算整理完了。曲曲折折九千字,回想起来都是泪。

http://www.zhugao.net/today/2014/4600.html

PS:今天早上小孩脐带掉了。

第2286天:屌丝团记忆(271) 来了个闷闷android屌丝

今天来的这个android屌丝,实在太闷闷:

大家好,我是新来的android开发,喜欢接触大自然,有时间都会出去走走逛逛,有好看的书也可以推荐给我,类别不限,身体瘦弱,篮球扛不住,羽毛球拍还可以挥两下,请多多关照~

我说土豆,你还不嫌贵组闷啊,清一色闷闷男 :D

不过问题好像也不大,只要加入我大口袋通,不出三个月,再闷的屌丝也能叫你活蹦乱跳。

第2281天:被小孩折腾一夜没睡、给小孩洗澡

LP 初为人母,不太懂喂奶,我在一旁也帮不上什么大忙。可能小孩在医院喝奶瓶习惯了,还不习惯妈妈的乳头,有几次是用吸奶器先把奶吸到奶瓶里再喂小孩。

我和 LP 都被折腾得一夜没怎么睡,大概就浅浅的眯了一小时,每次快睡着时,小孩就发出声音(大概还不适应新环境,老是睡着睡着会动一动,发出点声音)。

下午在想是不是该给小孩洗澡。于是打电话去医院,问住院这几天是多久给小孩洗一次澡。回答说是每天洗。

上网查一下,有的说每天洗,有的说两三天洗一次,洗太多也不好,用温的清水洗就可以了,主要是增加小孩的血液循环。

于是下午就给小孩洗澡。烧了一壶过滤水,然后和冷的过滤水调温到 40 度左右。妈就一边和小孩说话,一边轻轻给小孩洗脸,洗好了脸,就开始洗澡。

我还担心小孩洗澡会不会哭,原来不会,40 度的水温看来不错。

嗯,今天向妈学习了怎么给小孩洗澡。

第2280天:小孩出院了

上午正准备出门去上班,市二打电话来说小孩今天可以出院了。

详情在《生娃经历》。

第2270-2280天:生娃记

第一天:肚子痛

(2014-8-6 星期三 多云)

5 号晚上正在公司加班,LP 发消息来问今晚大概几点下班,我说可能要 12 点。

LP “哦”了一下,我也没当回事,继续码代码。

过一会 LP 又发消息过来,说现在五分钟左右就会痛一次,不过还没血。

我突然意识到不会是要生了吧,8 号是预产期。于是把手上的工作简单收一下尾,和其他屌丝说了下情况,背起包火速回家。

到了家里,见 LP 侧躺在床上,说现在又不怎么痛了。我于是去洗澡准备睡觉。

但是刚躺下一会,LP 又说痛了,再之后发现有淡淡的血。没什么好想的了,拎上前几天就准备好的包,穿好衣服准备出门。妈在隔壁睡,和她说了下情况,妈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。我让她先在家里,第二天再过来。

夜里十一点半,小区里格外安静,平常知了热得夜里还会叫,今晚不是特别热,也不叫了。搀扶着 LP 走到小区门口,运气不错,正好有的士。以前一直在想,万一突然要生了打不到车怎么办,是不是要叫救护车,今天看来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。

十几分钟到了医院。第一次夜里来医院,直接就往康宾楼走,见没人,又往贵宾楼走,还是没人。门诊一楼没亮灯,所以没进去,又走回门口保安室,原来保安在打瞌睡,难怪我们进来时没发现我们。叫醒了保安,说肚子痛。保安问我们订的是基础套餐还是 VIP 套餐。我回答说是基础套餐。然后保安就把我们领到康宾楼,在一楼服务台拿起电话,发现电话是坏的,嘴里骂了一句,走到电梯口刷卡,电梯门就开了。

到了三楼,看上去是康宾楼的护士站,有一个护士正在值班。这护士的声音动作身形都很像公司前不久离职的前台,让我吃了一惊。

护士让 LP 在沙发上先坐下,然后打电话叫医生,打完电话叫 LP 称了一下体重,然后拿来血压计量血压。

等了一会,医生来了,询问了情况,给我们填住院单,把我们领到二楼的 3203,房间名叫“华盛顿”,好霸气的名字。

IMG_20140806_005321  IMG_20140806_003101  IMG_20140806_003124

医生让 LP 躺下来,做了一下内检,宫口还没开。几分钟后,另一个护士进来听胎心,说是好的,再后面做了胎心检测,也是好的。

这些检查做完之后,护士就离开了房间。LP 说不痛了,要回家住,住这里太贵,一天要 500 多。劝说不过,去护士站结账。医生和护士都感到很惊讶,说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了,现在住进来和明天住进来是一样的,而且现在回去,明天肯定还得来。但还是劝说不过 LP,医生只好叫来财务结账,并叫护士把签了字的住院单先留着,明天还能继续用。过了一会来了个 40 来岁的穿黑色职业装的女子,斜眼瞟了我一下,一幅很不乐意的表情,不过坐下之后态度就转好了(这叫职业习惯吧)。

结好账,大概一点的样子。古墩路这一段平日里极难打车,这个点倒是好打了,刚到医院门口没一会就来了一辆。

回到家,妈没有睡。和她说了下情况,就各自回房间了。

不料躺下来没一会,迷迷糊糊正有睡意,LP 又喊肚子痛,隔一会痛一下。但是 LP 还是不太愿意去医院。过一会用纸巾擦一下,发现血变多了。这真由不得她了,又拎起包出门。这一次妈也一定要跟去,于是三人同去。

两点多,又来到医院。保安交班了,换了另一个保安,仍然把我们领到刚才那个护士站,刚才的医生和护士都还在。医生得意的笑笑,护士把我们领回到刚才那个房间,躺下来听胎心,正常。

LP 这回不再闹着回家了。可是睡也睡不着,隔一会就会痛。我趴在床前,握住 LP 的手,她痛的时候我就叫她用力抓住我。这一刻,我心里在想,平时工作忙,很少有时间陪 LP,接下去的几天一定要好好让她感受到 LG 对她的关爱,也许一年里对 LP 的关爱都及不上这几天。

就这么迷迷糊糊,LP 睡我也睡,LP 醒我也醒,妈坐着也没怎么睡。

突然有人敲门,然后听到刷卡的声音,医生来查房了。哦,天亮了,太阳出来了,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医生查过房,有护士推着车来送 LP 去做 B 超。吹了一夜空调,身上发冷,经过天桥的时候,在阳光下,好温暖。

忽然想早餐怎么解决,正好看到有餐车经过房门口,追出去问一下。原来这些餐是前一天预订的,我们没预订,就临叫了三份家属早餐,同时预订了今天一天的产妇营养餐。

我还在纳闷妈去了哪里,然后妈就出现了,原来跑出去买早餐了,走了很远很远才买到,买回来馒头和豆浆。这样一来,早餐就多了很多,到了中午当午餐吃。医院配餐室有微波炉可以加热(到晚上才知道的)。

我一边吃早饭一边拿出手机来看。Neo 发来微信传授经验:

注意不要拉肚子,我老婆就是拉肚子,后面引起发烧,然后被迫剖腹产的。多陪你老婆聊天分散注意力,宫口打开是一个缓慢的过程,会巨痛。

看上去很有经验的样子。

中午吃完饭,妈说回家一趟,要带点东西过来。我突然想起昨晚出门急,家里空调好像也没关,于是叮嘱妈回去的时候关一下。

送妈到公交站上了车,回来看 LP 好像睡着了,于是我也躺下睡。这一觉睡了大概有一小时,算是时间长了,昨晚基本上没睡。

一点多的时候,LP 又被痛醒了。昨晚到现在,肚子间隔着痛,吃也没吃什么,睡也没怎么睡,让 LP 看上去很虚弱。下午送来一份零食,看上去很精致,吃起来味道也不错。

IMG_20140806_151838

哄 LP 把这两块薄糕点和半碗红枣汤吃下,这下 LP 的脸色才暖了一些。

这医院分工很细,量血压测体温、听胎心、产科检查、推车接送做 B 超、送餐、送纸巾、打扫卫生、等等,都由不同的人负责。营养餐做得真心不错。

下午五点,痛的频率突然快了些,也更痛了。妈是过来人,有经验,给 LP 揉骶骨,这样揉可以稍微减轻一点痛。

产科的人来检查,说宫口开了一公分了,等开到三公分的时候就能进产房了。

好不容易熬到吃晚饭时间,LP 又吃不下,只喝了一点点汤,勉强咽下几口饭。

第二天:生了,又喜又忧

2014-8-7 星期四 上午多云,下午短时暴雨)

夜里一点多,突然痛得很厉害了,医生来听胎心,正常。过一会又来一个医生做内检,说开到快 3 公分了。

两点多来接人进产房。痛了 28 小时,终于进产房了。

加了 1000 块进去陪产(陪半程是 500,全程是 1000,半程只能陪到生之前),套一件深绿色的外套,戴蓝色帽子。只能一个家属进去,妈在产房外面等。

助产士一边把 LP 扶到待产床上检测胎心,一边和我聊天,可以转移 LP 注意力。聊天内容就是她的老公、小孩,七七八八的,随后她到一张办公桌前写东西,我在产房里转了转,拍拍照片。

IMG_20140807_022447   IMG_20140807_022458 IMG_20140807_022724   IMG_20140807_024009   IMG_20140807_102013

累了就趴在 LP 床边眯一会,有时感觉好像睡着了,醒了睁眼一看时间,其实才过去一会。

5 点 20 宫口开到 6 公分,羊水破了。助产士说到隔壁产房,宽敞些(这个房间一点多的时候刚生完一个)。

IMG_20140807_051641   IMG_20140807_051708   IMG_20140807_051652

6 点十几分的时候接上胎心监测仪,心想这可能是最后一次监测胎心了吧。其实不是的,后面生的时候是一直接着的,严密监视胎儿的心率。

有时助产士走开的时候,我觉得我就好像成了助产士,每一次宫缩的时候都很揪心。于是我就想,陪产应当普及,不应该另收费,让所有老公都能陪老婆生产,那样才会更心疼老婆。

6 点 50 宫口开到 8 公分了,说等开到 10 公分就能用力生了,现在还不能太用力,会伤到。

这时有另外两个医生进来,看她们交谈的时候很放松,俨然已经看习惯了这样的场面。有一个看起来像主任的说,现在顺产指标都放宽了,产程拉长了,只要胎心正常,孕妇又能撑得住就行。听这意思好像是说顺产变得越来越自然了,尽量减少人为干预。

三个医生有一会都出去了,老婆跟我说昨晚那个助产士最坏了,宫口有两次是她强行掰开的,一次是 4 公分的时候,一次是 6 公分的时候。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“不自然”吧,不过医生应该多少也有点为 LP 着想,时间再拉长,对已经没什么力气的 LP 来说肯定会更吃不消。

7 点 50 有助产士来交班,宫口开到 9 公分。

挂上盐水,要准备用力生了。

正在这时,助产士突然说羊水不太好,二度到三度污染。我不知道羊水二度是什么概念,但是看助产士那神情,好像很严重的样子。

助产士慌忙打电话叫来一个白衣医生(助产士穿的都是浅粉色的衣服)。这医生略淡定,让拉了胎监,看看胎心正常,说了句没事就出去了。

8 点 40 宫口快开全了,还有一点边堵着。助产士摸了摸肚子,说宫缩不行,强度略差,看上去好像不太好办,在盐水瓶上插了一个针筒,不知道加了什么药,说是可以增强宫缩强度。又打电话叫刚才那医生进来。这医生动手帮 LP 把宫口的边给推上去,问我有没有带巧克力。我说在病房里。于是回去拿。出产房的时候看到妈坐在门口,坐了一夜了,一定也是很辛苦。

等我拿了巧克力回产房,LP 已经在用力生了。

每一次宫缩都要用尽所有力气。可是 LP 三天两夜几乎都没睡,痛了两天两夜,又没怎么吃。LP 每一次用力都揪着我的心。

前面半小时,每次用力助产士和医生都很失望,说 LP 没用上劲,好像一点都不急的样子 。一边的胎心检测仪上显示胎心已经降到 100,平常都是 140 以上的。助产士很揪心的劝 LP 要用点劲,小孩卡在里面,胎心如果降到 80 以下就危险了。

那个医生刚才还很淡定,现在也急了,爬上床头帮 LP 挤压肚子。当宫缩来的时候,LP 用力生,她就用力压。看这医生那么用力,我都不知道 LP 是不是会觉得更难过。场面有点混乱起来。我和 LP 说了句:“慢一点好了。”不料那医生很质疑的问我:“什么?!”我赶紧说:“我是叫她呼吸慢一点,深呼吸。”

这时过来一个年轻助手,叫 LP 放松,等宫缩来的时候就深呼吸,用鼻子吸气,然后用力,最后用嘴巴呼气。用力的时候头往肚子上看,不要往后仰。

正当大家心急如焚之际,胎心检测仪上突然显示心率上升了,升到 140。助产士和医生都感到有点意外和高兴。另一方面,不知道 LP 是找到了用劲的感觉,还是巧克力起效了,后面这十来分钟,每一次用力,助产士和医生都说这回用上劲了,LP 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励。

隔壁产房也有个产妇在生,叫声很大。这边,LP 一声都没叫(后来 LP 和我说,她是在网上看到,叫虽然可以减轻疼痛,但是会比较用不上劲)。

9 点 26,助产士突然停止了喊声,嘴里说:“啊哟!脐带绕颈!”然后就见她麻溜的拎出了一个东西平放在产床上,这个小娃娃,总算出来了。

边上有一个助手迅速用一个吸吸的东西往小孩嘴里吸东西。我好奇,问这是在做什么 。回答说,在吸羊水,生的过程中,小孩会把羊水吸进嘴里和气管。

这小孩在刚出来的一瞬间并没有哭,在吸羊水的过程中才勉强哭出几声,好像有东西呛住了,想哭哭不出来。

过了一会,助手把小孩抱到辐射台上。我握着 LP 的手,助产士还在给 LP 拿胎盘。发现胎盘和子宫粘连了,助产士费了好大劲没拿出来,又叫那医生出手。这医生戴上手套,也费了好大劲,终于拿出来了,看一看,说完整的,意思是子宫里没有残留了。接下去还是会有宫缩,直到子宫缩到核桃大小。

这时 LP 问我是男孩还是女孩。我说我也不知道。另一个助产士这才想起看一看,然后说是个男孩,并把我叫到辐射台,让我见证一下。然后称体重,量身长。

我再仔细看这小娃娃,身上都被胎粪染黄了,呼吸短而急促,伴有呻吟。

过了一会,儿科医生来了,检查了一下,说小孩全身被胎粪染黄,说明羊水污染已经不是一两天,可能已经吸入胎粪,先在产房里观察两小时,有必要的话需要转到上级医院。然后让我签字。

我一听可能需要转院,就想起最近电视在热播的《产科医生》。转院,那一定是很严重的吧。

又想起产检 36 周的时候检查出来脐带绕颈两周,那时没有引起重视,大概从那时候开始就有问题了,最后四周 LP 身体都没变重,小孩这四周时间里可能都没怎么发育。

IMG_20140807_103502

这时才想起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信息,告诉大家生了。

收到大家的祝福,很是感激。

2.pic_hd

去房产外和妈说生了,妈总算松了口气,然后问是公子还是公主,我说是公子。妈说恭喜啊,然后就开始打电话给亲戚朋友报喜了。

早上送来的早饭还有点热,妈拿到产房门口,我拿进去给 LP 吃,好歹喝了半碗稀饭。

小孩在辐射台上吸氧观察了两个小时,中午 LP 和小孩被推回房间。我一心惦记儿科医生说的话,催着护士站的护士来给小孩吸氧。但是正好是午饭时间,护士站的响应有点慢。

过了午饭时间,有人来给 LP 做检查,给小孩吸氧、检查血,在小孩脚后跟刺了一下,也不见小孩哭。

下午两点多,儿科主任突然来到房间(能惊动主任的事情,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事),观察了一下小孩,说根据检查结果,建议我们把小孩转到市二去治疗,她已经和市二的儿科主任联系好了病房。

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,我和 LP 显然都还没有做好足够的思想准备,倒是妈她老人家看着比较淡定,说哥以前的小孩黄疸也治了一天一夜。

过了几分钟,LP 和我也都同意转院。儿科主任于是打电话叫 120,但是 120 说要小孩家属亲自打过去。

这是我人生中第二次打 120。电话那头和我说,他们只管送人,不保证送过去后有没有病房。

大概过了 20 分钟,120 的人到房间来了,一来就让我先签字,其中一条是在送去医院的路上不能排除风险的发生,看得我心里悚悚的。

IMG_20140807_160545

不过好在途中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开了大约 20 分钟,顺利到了市二。

市二的电梯真是叫人捉急。儿科在 16 楼,妈抱着小孩,我们匆忙上了一辆电梯,结果只能到 11 楼。后来才发现,主电梯一共 5 个,1 号 2 号只到 11 楼,3 号 4 号从 12 楼到顶楼,5 号只到手术室。结果我们到了 11 楼,要去 12 楼才能坐上去 16 楼的电椄。但是我们从 11 楼爬到 12 楼,等了好久电椄,终于等来一辆,结果满员。妈说我们还是爬上去了。

我犹豫了一下,看了看,还是爬楼梯快点。然后从 12 楼爬到 16 楼,找到一个很大的医生办公室,说明了是从艾玛来的,立刻就有医生和护士过来。看了看小孩,脸色发黑,很吓人的样子。我忧心忡忡的和医生说,小孩在救护车上还有吸氧,从救护车下来后就没吸了,赶紧给他吸。

医生让我别急,先去一楼办理住院手续,这边的事情他们会处理。

我匆匆到一楼去办住院手续,等办好回到 16 楼,看到妈坐在护士站等我,小孩已经被抱进无菌病房了。

我们到病情咨询窗口。

IMG_20140807_173048

听说我们是艾玛过来的,儿科主任随后就出现了,我把艾玛给我的小孩检查单给她。她看了看,初步判断是胎粪吸入。转身到了里间,过一会拿了管子出来给我们看,说这是从小孩胃里吸出来的。我一看,真的是胎粪。

我们又去医生办公室找到刚才接待我们的医生。这医生开始和我们说小孩的情况,如果是羊水吸入,那问题不大,就怕是胎粪吸入,那就麻烦了。然后说了一堆又一堆吓人的案例,说有的刚送进来当天就不行了,有的会出现败血症,有的会出现脑瘫,各种“有的”,最顺利的情况也要 7 到 10 天才能出院,最后要我在好几张纸上签字。

现在的医生,真是毫不担心病人家属的心理承受能力,换了如果是 LP 来听这些,估计当场就要被吓哭,即使是我听了,眼睛里也有一股热血像是要往外涌。

妈安慰我说没事的,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。妈倒是比我更放得下心,其实我感觉妈心里肯定也是很难过的。

三天两夜没怎么睡,再加上小孩这情况,我发现自己已经有点分不清下一步要做什么了,梦游一样的和妈一起到了楼下,我想着是不是该去复印身份证(入院清单里需要准备小孩的一些物资,尿不湿、湿纸巾、奶粉、体温计、爸妈身份证等)。天空下起小雨,妈说明天再来准备这些东西吧,那边大的还躺在医院里呢。

我发现自己有点晕乎了,还是先回艾玛吧。

Judie 发来消息问明天能不能带大家来医院看小朱哥。我和她说明了情况,一场本是欢乐的探望就取消了。

第三天:LP 娘家来人

2014-8-8 星期五 阴,有时下小雨)

公司的行政妹纸很懂关心人,maggie 和 judie 一大早就发来信息问小孩情况怎么样,一阵嘘寒问暖,叫我这个平日在公司很是拉风的屌丝猛然感受到异样的温暖,总觉得又有一股热血要涌出眼眶。

妈昨晚回家睡。早上 LP 娘家人很早就到医院了。岳父、岳母、小姨,三个人过来。本来昨天我是和他们说等小孩出院了再过看的,不过他们还是今天来了。刚到一会,市二医院就打电话来,说小孩要拍胸片,需要家长过去一下。

昨天还在扭结岳父他们今天过来看不到小孩子有点可惜,没想到运气还好。于是丈母娘留下来照顾 LP,岳父、小姨和我一起去市二。

小孩看上去比昨天好了很多,手脚昨天是发紫的,今天看着金莹剔透。

IMG_20140808_101159   IMG_20140808_101838

小姨抱着小孩,我拿氧气袋,岳父跟随,护士带我们去放射室。

小孩放到放射台上的时候,要把抱被拿掉,可能有点冷,哭了,昨天想哭都哭不出来,今天总算听到响亮的哭声了,本来沉重的心情,一下晴朗了许多。

IMG_20140808_103457

检查完,回到无菌病房门口,依依不舍的把小孩又交给护士。

下午胸片结果出来,没有大的问题。但是还没有过第一关(一共有四关要过,第一关是呼吸关,需要治疗 72 小时),目前心率有点偏低。后面还有三关要过,分别是感染、喂养、黄疸。这四关都过了就可以出院了。

从市二回来,妈也正好来医院了,妈和岳父岳母还是头一回见面。岳父岳母都不太爱说话,倒是小姨话很多,和妈比较有话说。

在房间里坐了一会,岳父和小姨就要回去了,岳母留下来照顾 LP。

下午市二打电话来。

刚入院的时候,那办公室的医生就叫我手机要 24 小时保持畅通,有什么事会打电话给我,除了通知来办出院,其他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
想到这些,我听电话都无比专注。结果是通知我去买入院清单里的那些物品,虚惊一场。

在电话里问了一下,原来清单里的那些物品在市二的小卖部里都是可以买到的,除了小孩父母的身份证复印件之外。

去艾玛的会员中心看看能不能复印身份证,结果复印机是有的,但是会员中心的工作人员磨磨唧唧磨磨唧唧,一边打电话一边复印,然后又卡纸了,那人干脆先打电话,等了好几分钟,眼看着要下雨了,等不及了。

艾玛这会员中心,除了会干点收钱的事情,别的就不会做了。

还好艾玛外面有复印店,复制好去市二,购置好清单,交给婴儿房的护士。

丈母娘在医院照顾 LP,我今晚回家睡。

第四天:打扫卫生,准备迎接 LP 孩子归家

2014-8-9 星期六 多云转阴)

早上起来有点阳光,天气还不错。出去买一张折叠床回来。家里只有两室,丈母娘来,我得住几天客厅(后话:由于下班比较晚,当我 11 点多下班回到家的时候,妈已要在客厅里睡着了。孩子,在父母眼里,从生下来的那一刻起,永远都是孩子)。

下午我和妈打扫卫生,到处都擦干净,房间地板用消毒水擦一擦,把乱七八糟的储物间也收拾一下,整理打扫好,准备迎接 LP 小孩出院。

打扫完,去艾玛陪一下 LP 再回家。

第五天:补缴费用,同意输入人血白蛋白

2014-8-10 星期日 阴)

早上医院又打电话来,这回是真的有不好的事情。小孩黄疸超标严重,医院建议输入人血白蛋白,要家长过去签字;另一个事情就是小孩住院费欠了,要补缴。

我不知道什么是人血白蛋白,连这词语都是后来在病房窗口问清楚的,电话里都没听清是什么词。

过去签字的时候顺便了解一下病情:今天勉强过了呼吸关(有时还是会有点呼吸暂停,就是屏住呼吸)。

在群里申请延长假期,小伙伴们纷纷发来安慰,又一次叫人感动。

从市二出来,就去艾玛,和 LP 说了小孩的情况。然后躺下休息一会,实在累了。刚睡一会,有医生进来查房,醒过来,听到医生在问 LP 眼睛怎么红的,LP 说没事,原来在哭。医生有点尴尬,简单的询问一下就出去了,我问丈母娘 LP 怎么了,刚才我睡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丈母娘说,LP 听到小孩的病情心里难过。我想可能是“呼吸暂停”这个词给 LP 打击有点大了,我刚听医生说到这词时也觉得很受打击。再看 LP 正拿着的手机,正在查“呼吸暂停”。

看来接下去几天不能这么直接和 LP 说小孩的病情了。

第六天:LP 出院

2014-8-11 星期一 上午阵雨转阴,下午阵雨转阴

早上出门去医院接 LP 出院。路上打开微信,看到群里美瑜在请假,说母亲生病住院,请三天假回家一趟。几个屌丝发去祝福。

说真的,经历了这次生娃的折腾,让我深深感到,即使再强大的内心,在一些事情面前都是渺小的,亲人朋友同事的安慰和鼓励,会让这颗渺小的内心变得强大。所以当亲人朋友同事面临痛楚时,请不要吝惜你的安慰和鼓励,有时候看起来很简短的文字,却蕴藏着强大的力量。

今天出院一切顺利,小孩刚出生时因为胎粪吸入没打乙肝疫苗(按正常流程,生出来在产房里就会打的),后面要带去社区医院打。

今晚本来想整理一下这几天记录的文字,结果群里一闹,屌丝们给小孩想名字,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。看来后面还得花几天整理。

第七天:小孩腰椎穿刺签字

2014-8-12 星期二 阴

上午接到医院电话,又要去医院签字。小孩做腰椎穿刺,抽一点脑脊液检查。因为发现小孩手会抖,排查一下是正常的生理现象还是感染引起的,防止将来出现脑瘫。

每次去医院都要承受巨大的心理打击,听到的词都是一些极具杀伤力的,最早的时候是呼吸暂停、心率低,然后是感染值严重超标、黄疸严重超标,再来就是脑瘫。想起入院第一天的时候,医生更是把一切的可能都和我说。想起那天当我听到有的小孩送进来当天或者两三天就没了,就感觉眼睛里有一股热血在往外涌。五天过去了,娃,叫爹妈好揪心。

第八天:再次补缴住院费

2014-8-13 星期三 多云转阴

小孩住院费又欠了,今天去医院补缴,顺便问一下病情:昨天小孩反抗比较激烈,脑脊液没有抽成功,今天再试一下。

我担心一个事,小孩出院后,这段阴影该如何抚平?要多久才能抚平?会不会别人一碰他就会害怕得哭?幼小的身心刚来到这世上就遭受如此巨大的痛苦…

第九天:排除化脓性脑膜炎

2014-8-14 星期四 小雨

下午打电话去医院询问病情,脑脊液检查结果出来了,排除了化脓性脑膜炎。现在最大的问题是还会偶尔有屏气的现象。昨晚医生在讨论小孩出院的事宜,还要再观察几天,最好是等不会屏气了再出院,否则如果在家里发生屏气,家里又没氧气装置,需要弹一下小孩足底刺激一下。

明天还要做一个脑部磁共振的检查。

第十天:磁共振检查初步看起来没什么问题

2014-8-15 星期五 阴

下午打电话去医院询问病情,磁共振检查已经做完,主任认为问题不大,但是具体检查结果要明天才能知道。今天氧已经停掉了(第四天的时候就停过一次,后来可能小孩状况不太好又给戴上),如果明天结果出来没什么问题的话,后天应该就能出院。关于四肢偶尔抖动的问题,后面 6 个月和 9 个月的时候都要回医院再复查。

第十一天:小孩出院

2014-8-16 星期六 上午阴转毛毛雨,下午小雨

早上正准备出门去上班,医院打电话来说小孩今天可以出院了,问我什么时候过去。我有点惊喜,开始说下午,后来妈说早上好,看看天气也不太妙,趁上午还没下雨,还是上午去吧。

到了医院,办好出院手续,医生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,又去门诊检查了听力,检查出来没有问题,然后就回家了。天空开始下起毛毛雨。

回家时碰到的的士司机正好也是个奶爸,他和我说,接下去 10 年,你是为他在奋斗,再接下去 10 年,你是为你儿媳妇在奋斗。

好经典的总结。

第2269天:LP 肚子疼了

晚上正在加班,LP 发来消息说肚子疼,赶紧收拾家伙回家。